第五卷:初鸣 四百九十八:魏阁霖之死(完)

天才一秒记住【爱尚小说网】地址:23xj.com

魏阁霖见钱潮跌落喜,钱潮受重伤,性命机,,若再宽裕定更愿杀死钱潮先将其折磨怨恨,尽快解决掉敌。

魏阁霖身形再次身躯竟摇摇晃晃跌落,刚才血吼术几乎耗尽余力,让虚弱比,魏阁霖形再施展什浇油般加速耗尽耗光间,邪术血体术与血鸦术相悖段,若血体术撑血体术消耗体内精血,血鸦术全身精血再次激体外,体内严重缺血,魏阁霖血体术支撑

羽翼拍击声音再次密集,剩余血鸦再追逐向钱潮纷飞向魏阁霖撞血鸦破碎胸膛重新化团团黑血,飞快渗入体内,撞魏阁霖摇摇晃晃,血花四溅,直血鸦,魏阁霖才长舒口气,气力勉强恢复耽误间呐,向钱潮身形猛

魏阁霖居高临默念偿,死瞑目吧!

钱潮仰跌落,魏阁霖则向急急追赶,两距离十数丈已,眼钱潮旦夕。

眨眼,魏阁霖钱潮坠速度明显慢拼死挣扎,忽间魏阁霖钱潮变换诀,似乎耍什,察觉笑,概钱潮存幻千方百计,殊今,将死再使什厉害段吗?

距离钱潮两丈候,忽声呼啸,模糊黑影闪电般,魏阁霖根本加理睬,任由黑影右侧肩头刺入再刺,带蓬血雨东西速度奇快更尖锐比,血体术居法抵挡,肩头传阵透风血毒,魏阁霖已经失痛觉,钱潮方法伤将钱潮抓住,

因此算受钱潮重击,魏阁霖向钱潮任何痛苦或愤怒,竟抹嘲讽

,魏阁霖与钱潮几乎,二耳光距离,此钱潮死临头竟色平静,两眼睛死死,嗯,果物,魏阁霖伸向钱潮抓……

右臂竟听使唤!

刚才右肩头被灵器穿透未死右臂倒先废,索性

左臂抓,钱潮身形骤速度加快,魏阁霖扯住钱潮胸衣袍,随钱潮加速魏阁霖左力拉扯,“哧啦”声,衣袍襟被撕钱潮依旧被魏阁霖抓住

抓住

放弃挣扎吧!

今夜谁让寻死呢,……怪谁!

魏阁霖候,忽片绿色。

或者片绿色光芒与钱潮,紧接钱潮平静按,魏阁霖瞬间重逾万钧,任凭何挣扎法收住坠势头,血体术将体内残余精血燃尽此,钱潮已经重新稳住身形向侧旁让,魏阁霖重重摔落

拼尽全力魏阁霖才勉强身,紧接重重砸落“轰”声!

躺倒,魏阁霖法再次站立,除根本压力外,吃惊左臂竟,再高处钱潮被扯烂衣袍死死臂,……臂吗?

候被斩断

绿光吗?

尖锐呼啸声越越近,越刺耳,油尽灯枯魏阁霖耳蚊虫微鸣般,死掉,钱潮,亡命挣扎声难听至极怪吼,脑勺勉强离两寸已,绝望魏阁霖仰头死死瞪向钱潮,股力贯穿重新躺,左肩头阵凉,移目光才长矛东西透左肩将

呀!

魏阁霖彻底绝望刻,怀甘慢慢,双眼血红色光芒忽盛,甚至口,鼻孔两耳血红光光射慢慢数红色微粒逐渐消散

……

争斗与结束,钱潮落烂泥塘,脚根本处,直接摔倒“哇”声喷口血才重新摇摇晃晃

险!

钱潮。

者钱潮魏阁霖血吼术严重伤,再加本身体内血毒,正常该败

该绝。

谢彦煊,彦煊精通医术更精通炼丹术。五陆平川与李简与争斗贴身近战,受伤,毕竟与敌靠近风险,因此彦煊救治话,灵药让陆平川或李简重伤保。付温良,李简力战入魔剑修身负重伤遍查栖霞山药典,彦煊选定“十花续命丹”药物,“十花”指珍惜灵草盛花蕊,主药,难寻辅药再经番复杂程才“十花续命丹”配制,虽灵草难寻,,再加彦煊瑞轩镇宗内收集,灵草集齐并且将灵药配制

伤,未死,服保命,至少间更久待救援。

“十花续命丹”配制,数量并,陆平川与李简每四颗已,钱潮,汤萍彦煊每两颗。药带基本药物钱潮,魏阁霖重伤,难受几乎昏厥,猛彦煊给保命药物,才忙塞入口才让缓解几分痛楚继续本钱。

斩断魏阁霖绿光并钱潮灵器,炼器材料,刀螂兽臂刀,炼制结丹修士法宝等材料,钱潮法炼制法宝,算炼制件材料本身坚固与锋锐,钱潮连胜十场战白麟候,螳臂刀轻松斩断白麟堪称法器级别玄月弯刃,其锋锐斑,因此算魏阁霖血体术加持,法宝级别锋锐螳臂刀朽木脆弱比。

臂被斩断,魏阁霖被钱潮伸,马负万钧重,距离太近,钱潮便直接张“万钧符”贴胸口,千钧符钱潮少,万钧符麻烦太且失败率更高,至万钧符与千钧符区别,则直接理解“万”与“千”差别,见千钧符法困住魏阁霖,钱潮才万钧符,结果

刺穿魏阁霖两肩并且将死死钉八尺啄。

稳住身形,钱潮魏阁霖喉咙阵“咕噜咕噜”声响,钱潮此魏阁霖折腾怕身负重伤,因此敢凑,等察觉魏阁霖灵气急速减弱消失候,钱潮才伙押回五灵宗问详

凑近,魏阁霖身躯被钉,早已任何机变具正逐渐冷却尸身!

魏阁霖脸强烈色,钱潮暗暗叹口气……

唉,何苦呢!

……

已经午,汤萍正住处内修敲门,走陆平川。

汤萍奇怪,找汤萍基本彦煊,勤,二经常悄悄话;另钱潮,候钱潮找汤萍商议,汤萍经常钱潮住处。其余李简与陆平川很少陆平川竟脸色似乎,汤萍奇怪

“陆哥,怎吗?”

陆平川焦灼,

“汤妹,快跟走,钱兄弟回,直接,嘿,伤,轻,昏迷呢。”

汤萍听沉。

“什!”

《五灵缥缈录》转载请注明来源:爱尚小说网23xj.com